快捷导航
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
没有帐号?注册

本帖最后由 fengjuangu 于 2017-7-2 15:51 编辑

为防偏楼,先行说明:按有关研究统计,50%的学生高考成绩排名与中考成绩排名基本相同,而且偏离程度呈偏正态分布,非常励志的逆袭与非常意外的掉队当然都有可能发生但是概率极低。有多少逆袭就有多少被逆袭。作为负责任的家长,首先应想不要让孩子被逆袭,其次再想怎么帮孩子逆袭。如对这个话题有兴趣,请另开贴子讨论。

2016年浙江大学理科试验班类(含生物科学、生物技术、生态学等专业)在广东高考录取最高分663,最低分654,平均分657,广州市理科排名94,按高分段文理科比例2:8计算,合计排名118,对应中考分数约765

2016年杭州师范大学生物技术专业在广东高考录取最高分507,最低分504,平均分505.5。生物科学专业未在广东招生,生物科学、生物技术专业在浙江录取平均分分别是626.643、547.00,按分数差距同比计算,生物科学专业如在广东招生,平均分约579,广州市理科排名2374,按高分段文理科比例2:8计算,合计排名2967,对应中考分数约735

2016年浙江师范大学所有理科专业在广东高考录取最高分556,最低分508,平均分520。理科试验班类(含生物科学等专业)未在广东招生,在浙江录取平均分657.33,所有理科专业平均分631.435,按分数差距同比计算,如在广东招生,平均分约541,广州市理科排名5430,按高分段文理科比例2:8计算,合计排名6788,对应中考分数约720

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理由
听禅画雨 + 10 昨晚才说孩子要专攻生物,这你就发了信息,

总评分:  金币 + 10   查看全部评分

回帖赞 (查看排行)

感觉那些初中没去什么学而思,读普通公校的,高中都是挺有机会逆袭的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点赞 3
点评

fengjuangu 发表于 2017-7-2 15:10  详情  回复

反对: 5
从身边和网上看到的情况来看,这种逆袭一般是在复读时出现。


感觉那些初中没去什么学而思,读普通公校的,高中都是挺有机会逆袭的
点赞 1
普通帖

BTW,生物是一个很大的专业,参考:
01.png

02.png

03.png

04.png

05.png

06.png

07.png

08.png

09.png

10.png


点赞

附:杭师、浙师生物专业详介

生物学-杭州师范大学.pdf (355.73 KB, 下载次数: 3)

生物学-浙江师范大学.pdf (319.72 KB, 下载次数: 3)






点赞

孩子们的高中变数很多的,不能这样算吧。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点赞

浙江师范不算名校,不如考华师吧,特别在广东工作的话。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点赞

浙江人写的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点赞

这样算太生硬!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点赞
点评

fengjuangu 发表于 2017-7-2 15:06  详情  回复

反对: 5
生硬地算,灵活地用。


中考2019 发表于 2017-7-2 09:14
浙江师范不算名校,不如考华师吧,特别在广东工作的话。

看了一下历史,华南师范大学的军政色彩较浓。

古应芬(1873-1931,字勷勤、湘芹,广东省广州府番禺县人),生于一个富裕家庭。1902年(光绪28年),中秀才。1904年(光绪30年)获两广总督岑春煊派遣,同胡汉民、汪兆铭(汪精卫)等人赴日本留学。先后入日本法政大学法政速成科、専门部。翌年秋,同胡汉民、汪兆铭加入中国同盟会。1907年(光绪33年),古应芬学成归国,任教于广东法政学堂。后来他任广东谘议局秘书,秘密开展革命派的活动。
1911年(宣统3年),古应芬赴香港,同黄兴、胡汉民策划广州起义。辛亥革命后,广东都督府成立,胡汉民任都督,古应芬任都督府秘书长。以后,他历任核计院院长、琼崖绥靖署总办等职务。1913年(民国2年)他参加二次革命。二次革命失败后,到1917年(民国6年)之间,他在南洋募集革命资金。
1918年(民国7年),他随粤军陈炯明进行军事行动。1920年(民国9年),就任广东省政务厅厅长。1922年(民国11年)3月,粤军第1师师长邓铿遭到暗杀,古应芬被第1师参谋长李济深推荐继任师长,李济深成为事实上的继任者。此后他一直致力于调停孙文同陈炯明的斗争,但双方关系恶化,古应芬乃被迫辞职。
同年6月,陈炯明发动六一六事变,攻击孙文,此后古应芬支持孙文,反击陈炯明。1923年(民国12年),他历任大本营江门办事处主任、大本营法制局局长、陆海军大元帅府大本营秘书长、大本营财政部长兼广东省财政厅厅长。他在财政方面为讨伐陈炯明的成功作出了贡献。1925年(民国14年)7月,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,古应芬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兼广东省政务厅厅长。8月、廖仲恺遭暗杀,古应芬继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兼广东省财政厅厅长。
1926年(民国15年)1月,古应芬当选中国国民党第2届中央监察委员。蒋中正崛起后,古应芬因反感中国国民党左派及中国共产党的运动方式,乃同蒋介石接近。1927年(民国16年)4月12日四一二事件爆发,古应芬支持,并在所在的广州排除中国共产党。南京方面蒋中正主导的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,古应芬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兼代理财政部长,进行财政改革。后来他历任国民政府文官长、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。因对党内斗争激化感到厌烦,古应芬于1930年(民国19年)辞职回到广州。
1931年(民国20年)2月,因同蒋介石的约法发生路线矛盾,胡汉民遭到蒋介石拘禁,这遭到古应芬反对。5月,古应芬、汪兆铭、孙科、唐绍仪在广州召开非常会议,组织广州国民政府。9月九一八事变爆发,中国国民党党内各派趋向团结,古应芬支持蒋介石同汪精卫的合作。
1931年10月28日,古应芬在广州因拔牙中毒去世,享年59岁,其儿子当时6岁。同年11月,广东省政府在中国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表决,成立广东省立勷勤大学以纪念古应芬。
1933年8月1日,奉广东省政府教字第91号任命状,派林砺儒任勷勤大学师范学院院长,并于同日成立广东省立勷勤大学师范学院。设文史、数理化、博物地理3学系。是年9月1日,勷勤大学师范学院举行开学典礼,林砺儒发表演讲。是年9月20日,勷勤大学师范学院大学部于当日上午8时举行开学典礼。
1935年3月,勷勤大学师范学院更名为勷勤大学教育学院。增设教育系。1936年,勷勤大学迁至广州石榴岗。1937年9月,广州行将沦陷,勷勤大学教育学院撤离石榴岗。
1938年7月,独立为广东省立教育学院。1939年9月,改称为广东省立文理学院。并入广东省立体育专科学校,增设体育专修科。
1946年9月,广东省立文理学院迁还石榴岗。1948年11月6日,广东省立文理学院举行建校15周年院庆。
1949年,由广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。设有8学系。1950年10月,改称为广东省文理学院。
1951年6月,在广东省文理学院的基础上,并入中山大学师范学院、私立华南联合大学教育系,成立华南师范学院。设有9学系1科。
1952年,广州区高等学校院系调整工作委员会作出报告:“适其时,石榴岗三院校(华南师范学院,广东法商学院,广东工专)奉令与海军换让地址。”于是,华南师范学院暂迁到黄华路原造币厂旧址,两个月后被调整到石牌南方大学校址。
是年,南方大学俄语系、岭南大学教育系、海南师范学院、广西大学教育系、湖南大学地理系和南昌大学师范部先后并入。次年,海南师范专科学校并入。
1970年10月,华南师范学院改称为广东师范学院。1977年11月,恢复原称华南师范学院。
1982年10月,正式易名为华南师范大学。

点赞

中考2019 发表于 2017-7-2 09:14
浙江师范不算名校,不如考华师吧,特别在广东工作的话。

a09301ef-76ee-4af3-872b-3ea1fad3efda.jpg

点赞

中考2019 发表于 2017-7-2 09:14
浙江师范不算名校,不如考华师吧,特别在广东工作的话。

您读了什么大学,那个牌子要跟着您好几十年,所以选择大学最好先看看它前面几十年的历史,尤其是知名度不太高的普通大学。
点赞

dingxs 发表于 2017-7-2 10:50
这样算太生硬!
生硬地算,灵活地用。
点赞

本帖最后由 fengjuangu 于 2017-7-2 15:12 编辑
六中的圣卡西 发表于 2017-7-2 09:30
感觉那些初中没去什么学而思,读普通公校的,高中都是挺有机会逆袭的

从身边和网上看到的情况来看,这种逆袭多数是在复读时出现,少数是在文理分科后出现,不过都有一个前提:突然厌恶起各种电子产品。
点赞

谈考试
少年读书而要考试,中年作事而要谋生,老年悠闲而要衰病,这都是人生苦事。
考试已经是苦事,而大都是在炎热的夏天举行,苦上加苦。我清晨起身,常见三面邻家都开着灯弦歌不辍;我出门散步,河畔田埂上也常见有三三两两的孩子们手不释卷。这都是一些好学之士么?也不尽然。我想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临阵磨枪。尝闻有“读书乐”之说,而在考试之前把若干知识填进脑壳的那一段苦修,怕没有什么乐趣可言。
其实考试只是一种测验的性质,和量身高体重的意思差不多,事前无需恐惧,临事更无需张皇。考的时候,把你知道的写出来,不知道的只好阙疑,如是而已。但是考试的后果太大了。万一名在孙山之外,那一份落第的滋味好生难受,其中有惭恧,有怨恨,有沮丧,有悔恨,见了人羞答答,而偏有人当面谈论这回事。这时节,人的笑脸都好像是含着讥讽,枝头鸟啭都好像是在嘲弄,很少人能不顿觉人生乏味。其后果犹不止于此,这可能是生活上一大关键,眼看着别人春风得意,自己从此走向下坡。考试的后果太重大,所以大家都把考试看得很认真。其实考试的成绩,老早的就由自己平时读书时所决定了。
人苦于不自知。有些人根本无需去受考试的煎熬,但存一种侥幸心理,希望时来运转,一试得售。上焉者临阵磨枪,苦苦准备,中焉者揣摩试题,从中取巧,下焉者关节舞弊,混水捞鱼。用心良苦,而希望不大。现代考试方法,相当公正,甚少侥幸可能。虽然也常闻有护航顶替之类的情形,究竟是少数的例外。如果自知仅有三五十斤的体重,根本就不必去攀到千斤大秤的钩子上去吊。冒冒然去应试,只是凑热闹,劳民伤财,为别人作垫脚石而已。
对于身受考试之苦的人,我是很同情的。考试的项目多,时间久,一关一关地闯下来,身上的红血球不知要死去多少千万。从前科举考场里,听说还有人在夜里高喊:“有恩的报恩,有怨的报怨!”那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氛是够怕人的。真有当场昏厥、疯狂、自杀的!现代的考场光明多了,不再是鬼影憧憧,可是考场如战场,还是够紧张的。我有一位同学,最怕考数学,一看题目纸,立即脸上变色,浑身寒战,草草考完之后便佝偻着身子回到寝室去换裤子!其神经系统所受的打击是可以想象的!
受苦难的不只是考生。主持考试的人也是在受考验。先说命题,出题目来难人,好像是最轻松不过,但亦不然。千目所视,千手所指,是不能掉以轻心的。我记得我的表弟在二十八年前投考一个北平的著名的医学院,国文题目是:《卞壸不苟时好论》(注释一下吧,“卞壸”读作“变捆”,人名),全体交了白卷。考医学院的学生,谁又读过《晋书》呢?甚至可能还把“卞壸”读作“便壶”了呢。出这题目的是谁,我不知道,他此后是否仍然心安理得地继续活下去,我亦不知道。大概出题目不能太僻,亦不能太泛。假使考留学生,作文题目是《我出国留学的计划》,固然人人都可以诌出一篇来,但很可能有人早预备好一篇成稿,这样便很难评分而不失公道。出题目而要恰如分际,不刁钻,不炫弄,不空泛,不含糊,实在很难。在考生挥汗应考之前,命题的先生早已汗流浃背好几次了。再说阅卷,那也可以说是一种灾难。真的,曾有人于接连十二天阅卷之后,吐血而亡,这实在应该比照阵亡例议恤。阅卷百苦,尚有一乐,荒谬而可笑的试卷常常可以使人绝倒,四座传观,粲然皆笑,精神为之一振。我们不能不叹服,考生中真有富于想象力的奇才。最令人不愉快的卷子是字迹潦草的那一类,喻为涂鸦,还嫌太雅,简直是墨盒里的蜘蛛满纸爬!有人在宽宽的格子中写蝇头小字,也有人写一行字要占两行,有人全页涂抹,也有人曳白。像这种不规则的试卷,在饭前阅览,犹不过令人蹙眉,在饭后阅览,则不免令人恶心。
有人颇艳羡美国大学之不用入学考试。那种免试升学的办法是否适合我们的国情,是一个问题。据说考试是我们的国粹,我们中国人好像自古以来就是“考省不倦”的。考试而至于科举可谓登峰造极,三榜出身乃是惟一的正规的出路。至于今,考试仍为五权之一。考试在我们的生活当说已形成为不可少的一部分。英国的卡赖尔在他的《英雄与英雄崇拜》里曾特别指出,中国的考试制度,作为选拔人才的方法,实在太高明了。所谓政治学,其要义之一即是如何把优秀的分子选拔出来放在社会的上层。中国的考试方法,由他看来,是最聪明的方法。照例,外国人说我们的好话,听来特别顺耳,不妨引来自我陶醉一下。平心而论,考试就和选举一样,属于“必需的罪恶”一类,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之前,考试还是不可废的。我们现在所能做的,是如何改善考试的方法,要求其简化,要求其合理,不要令大家把考试看作为戕贼身心的酷刑!
听,考场上战鼓又响了,由远而近!
【作者:梁实秋,此文大约写于一九四五年前后,收于一九四九年出版的《雅舍小品》一书】

点赞

相关推荐
家长帮微信小程序
无需下载,随时看
扫一扫,轻松关注!
家长帮广州站(微信号gzjiaoyu): 关注它就够了!择校、成绩、学校八卦、学习技巧、资料、家庭教育...各类信息每日更新!
家长帮·帮家长
反馈 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