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导航
登录 后使用快捷导航
没有帐号?注册
高中二年级 0 发私信 2019-10-29 10:19   查看: 1116   回复: 1

自述人邓雅文简介:


1岁,会背50首唐诗;


3岁,看见飞机起飞,能呤出“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”!


5岁,主持市电视台文艺汇演;


8岁,获省电视台专题节目录制评选冠军;


11岁,在“星光大道”正式表演;


12岁,参加央视专题节目录制;


13岁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4连冠擂主。


……





我经常冥想一件事,这件事发生在我记忆开启之前,是妈妈告诉我的。


妈妈说,那时,我刚出生一个月。


那天晚上,我哭得特别顽固。


妈妈实在累了,也实在没办法了,就放下我,呤起诗来: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,夜来尽哭闹,我儿不得了……”


我竟然不哭了,看着妈妈。


妈妈就大声呻吟,手舞足蹈。


我竟然笑了。


而且,从那天起我就哭的少了,就算哭,妈妈一呤诗,我就笑了。


这是为什么呢?


想不明白的奥妙,并不等于没有。


我记忆的开场细节,就是妈妈教我呤诗。


我坚信,诗,妈妈在生我之前就给我了,最难得的是,我出生后,妈妈就继续负起了这个责任。


因为,妈妈爱诗。


那天之前,我最自豪的事情,就是给大人们背诗。


那天,是我3岁生日。


妈妈好像要改变点什么,关起门来,和我玩卡片认字游戏。


妈妈将十个卡片摆在床上,一个一个告诉我是什么字,然后 就收起卡片,打乱,然后一张一张摆出来,问我是什么字。


我全都说对了。


妈妈没奖励我,什么都没说,静静地看了我好久。


我发现,就从那件事开始,妈妈就和从前不一样了。


妈妈很少再告诉我什么,也不再问我什么,只是静静地观察我,我所做的每一件小事,甚至我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。


不是一天两天,而是一年多。


“自由发展”,我成了幼儿园“小神童”,获得过许多奖项,我的兴趣爱好特别多,画画,唱戏,跳舞,算术,演讲,琴棋……而且样样都很认真很有起色。


奇怪的是,妈妈竟然一切都顺着我。


只要我说想学什么,妈妈马上支持,并为我请最好的特长家教。


最多的时候,我每天会接受4种特长培训。


直到我自己累了,也发现好多爱好并不适应我的时候,我才想到我可能是错了。


比如画画,我越学越觉得枯燥。比如唱戏,我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喜欢一板一眼的表演。比如下棋,我本性就与静止无缘。


这种自己在体验中得来的感觉,非常深刻。


那天,下雪了,我听到一首古风原创歌曲,好像与心灵合拍了,我就反复高呤“雪粉花,舞梨花,再不见烟村四五家!”


我看见妈妈流泪了,妈妈流着泪看着我笑。


我一下子醒来了,我错得太多了,走得太远了。


我自己走进妈妈的怀里,说:“妈妈,画画,唱戏,下棋……我都不学了。”


妈妈问:“为什么?”


我说:“妈妈,我是诗的孩子,我不能再贪玩了。”


妈妈抱紧我,哭着说:“孩子,现在知错还不晚啊!”


是的,为了让我错,妈妈仅请特长家教就花了几万元了!


就在我正式学诗之后,又一件事成了我记忆中的大亮点,透过这个亮点,我看到妈妈心的山高海深。


那天,我的手被划破了一个小口子,流出了一点血,我大哭起来,举着手让妈妈看。


妈妈却不管我的手,静静地看我的脸,那么严肃。


我吓得不敢哭了。


妈妈吼:“帮我干活!”


我赶紧擦掉指头上的血,帮妈妈洗衣服。


奇怪了,明明伤了,洗起衣服来竟然就不疼了。


就从那天起,妈妈对我冷酷起来,说我太娇气了,只要敢表露一点,就使劲地惩罚我。


终于,我病倒了。


在床上躺了几天了。感染性口炎,高烧持续不退,满嘴都是溃疡,全身稀软。


我忍着不敢哭,不能咬流血的唇,就咬牙。


妈妈终于来了,拉起我说:“去打针!”


我拼力坐起,说:“谢谢妈妈!”


妈妈已经转身走,我赶紧下床跟上,有点晕,靠住妈妈拉紧妈妈的手,心里命令自己走好!一定走好!


一路偷看妈妈的脸色,看不懂。


我有点委屈,我在幼儿园获得“全幼儿园最可爱”套头衫,我开始写诗文日记了。


我第一次登台演唱就惊动不小,让幼儿园也上了电视,百集儿童电视连续剧《七彩梦》,导演决定请我做主角,第一次面试、试镜将那些明星们都惊得目瞪口呆……


我不明白,妈妈为什么反而不高兴了?


“到了!抬脚!”


我吓了一跳,是要进门了,到打针房了,妈妈很生气。


我噙泪说:“对不起,妈妈……”


这还是第一次输液扎针,屋里几个比我大的孩子都在哭泣嚎叫,看着医生护士无情的脸和可怕的器具,我恐惧得直想挣脱逃掉。


这只是短短一念,还没有形色的表露,我就在心里吼定了自己:不许怕!不许哭!不许动!


我做到了,一动不动,一声不吭,还有了一丝无畏的笑。


旁边几个比我大好多的孩子都不哭了,都很惊诧地看我,护士对我举了举大拇指。我看妈妈,妈妈面无表情。


回家路上,妈妈忽然问:“痛不痛?”


我心里偷笑,妈妈是装的,其实妈妈很心疼我的。


我说:“妈妈,其实扎的时候很疼的,我就是不哭不叫,我必须忍着,因为我是好孩子!”


妈妈一下子哭了,抱起我坐在了花坛边上。


“孩子,在你的前面,注定要有太多的光彩,同时也会有太多的疼痛,你必须磨练自己,得有十分坚强的底子!”


我全明白了,跪在了妈妈面前,说:“谢谢妈妈!”


我从一岁就开始登台表演,从校园舞台到省级舞台。


每次表演,妈妈至少要比我多一倍的辛苦,妈妈必须一遍一遍表演我的节目,然后让我表演,有不到之处,妈妈再给我表演,然后再让我表演。


妈妈曾是专职演员,为了我,成了专职家庭教师加我的个人保姆。


在我的记忆中,我真正成功的第一次表演是在5岁时,洛阳电视台的演播大厅,“放飞希望共同成长”六一直播电视汇演舞台,5岁的我,是主持人。


这是我第一次心理成熟后的表演,妈妈用了一年的时间,让我明白了舞台究竟是什么,站在舞台上的我究竟是什么。


这之前,我已经上过大大小小的舞台上百场,省少儿故事大赛金奖,首届“朗读者天才宝贝秀”,网络视频大赛唯一特等奖,和妈妈一起上《河洛戏苑》大舞台的金奖……


但,我认定这是第一次正式登台,我不会紧张也不能紧张,我必须将人生的开场戏演个最好,我脸上和眼中全是灵性的火花与志气的神光。


有十几秒,我站在台上没有说话。


台上台下极静,听得见唏嘘啧啧之声。


都看出来了,5岁的不是紧张,不是怯场,而是必然。


我有笑,有泪,有激情的颤抖,有投向观众席上妈妈的致谢! 


我已经成功,无声胜似有声。我还没说话,已掌声雷动。


后台导演和资深主持人已经在相互击掌,庆祝我的成功、庆祝演播的成功!


“大家好!我是邓雅文,洛阳的小小少年,妈妈的乖女儿,大家的好孩子!今天是六一儿童节,今天也是我5岁的生日,我想和所有小朋友们一起感恩国家感恩父母,我想和你们一起放飞希望共同成长……”


似无间断的喝彩声已经认同了一切。


大家都说,这是中国舞台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主持人,也是最成功的直播。


5岁的我让洛阳沸腾了。


晚上,我哭了,少有的哭。


妈妈陪我坐着,和我一起哭。


只有我和妈妈知道,我们在哭什么!


2016年6月,10岁的我学习爬树。


也是妈妈提醒我的。


荣誉太多了,名气太大了,有点疲劳,又有点狂傲。


是的,从5岁到10岁,我好像天天都在舞台上,电视台河洛碎戏,外市外县区的演出邀请,少儿春晚主持人,青少年器乐大赛及颁奖主持,《少年梦想秀》节目录制,“中华魂”主题教育活动演讲大奖,全国“中华魂”主题教育活动表彰大会,“快乐阳光”中国少年儿童歌曲电视大赛……


大奖满墙,金杯满桌,和各路明星的合影也几大本了。


有位男同学竟然敢找到家里来,笑嘻嘻地说:“明天郊游,你去不去呀?”


我冷冷地问:“你说呢?”


同学愣了。


我又说:“知道我有多忙吗?知道我玩的都是什么吗?”


同学转身逃了。


妈妈进来了,拉起我就走。


不远就有一片老树林,城市难得的一片原始保留,一群野孩子在那里比赛爬树,有的已经爬到最高点,很可怕。


妈妈指着那孩子说:“你,从今天开始,什么都不许做,给我学爬树!”说罢就自己走了。


我等了好久,等那些孩子们都走了之后,才试着去爬树。


这才发现,自己太笨了,太娇嫩了,太不是孩子了。


我爬了好久,仍然是在树下,不是爬树,而是抱树,无论怎样用力,两脚都无法离开地面。


我忽然想到,自己不会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除了舞台上的表演之外,人所会的东西我全都不会。


我明白了妈妈的意思,决定自己给自己补课,从爬树做起。


11岁,我已经学会爬树,而且玩到了乡下。


山田地边,我看见,一位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在“锄禾”。


女孩很秀气,很欢快,裤腿挽起老高,浑身汗水湿透。


女孩的脸笑得红艳艳的,女孩的动作是那么自然优美,女孩有着难以言表的灵动和力气。


我忽然觉得,我所见过的所有舞台上的美,此刻都黯然失色了,我甚至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什么误区了,惊心动魄。


女孩也看见我了,笑了笑,那笑简直灿烂得超越太阳!


我梦游般走过去,问:“你会背锄禾日当午吗?”


女孩愣,尔后摇头。


我红了脸,流出泪来,转身逃了。


是的,最可爱的女孩却不会背锄禾日当午,但却是这首诗的本身!


13岁的我,只是做了几次诗会擂主,就有许多人问我“成功”的秘密。


如果真有秘密,那就是我的妈妈,还有那个锄禾的女孩。


诗词大会上,无论是单人追逐赛还是擂主争霸赛,无论是“诗词接龙”还是“超级飞花令”,和妈妈相比,和那女孩相比,都不值一提!


正因为看透了,才居高临下了,才没什么大不了的了,才一下子很清醒很自如了。


有一个细节,让我有了另类感慨。


就是对战工程师靳舒馨的那最关键的最后一题,此题失分,我才从擂主宝座上退了下来。


其实,在工程师阿姨抢按之前,我已经想到正确答案的6成,没有马上按,是因为忽然间很在乎宝座的得失,“慎重”了半秒。


之前多次对战中,有大半答题我都是在“6成把握”时选定的,这才是我的机灵果敢的天性,也是自然而然的无悔。


也就是说,我至少应该是5次擂主而不是4次。


在最想得到时偏偏会失去,在最激烈的竞争中,最重要的东西,往往不是知识存蓄的多少。


这种悟,只能自己悟,却不能明说。


那么,对于个人前程,最需要修练的究竟是什么?


是学诗,还是锄禾?


妈妈从我电视上的表情,就已经看出我的患得患失。


一回到家,妈妈就对我说:


“孩子,诗,只能是业余兴趣项目的一种,不是星座,不是学业职业,不是贴金,更不是一较高下的必须,所有特长,都只是学习和工作的同时,从旁进行的一种插曲,是成全乃至提升天性的一种辅助。”


妈妈真的一下子说透了,我又一次获救了。


品性是大海,人生的一切一切皆为浪花,如果说我真的有所成功,那是因为,我有一个好妈。

淘帖 回复 举报

大学二年级 0 发私信

2019-10-29 10:20 显示全部楼层

谢谢分享
点赞

回复 举报

相关推荐
回复 分享 收藏
家长帮微信小程序
无需下载,随时看
反馈 顶部